老橘子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梦里什么都有

最大的成就就是活成了你的样子

我最喜欢的是后面的可凡采访他们“你们俩一般谁是夫谁是妻”

两个人害羞了,鱼一直不知所措,手手摩擦裤子,某人来了劲头儿,翻身的机会“这方面,我们觉得互相尊敬”请问:哪方面呀?

“从长相上来说,我可能像个老爷们儿”像个??!后面还有一句话,被主持人打断了:

“但其他的来说”从哪方面说起呀???各方面您也只能是妻,嘻嘻

笑死我了,反攻真的是毕生的梦想呀!被主持人打断心里肯定骂街了

羡慕郭先生有这样一位家庭老师

😏这舔嘴唇,坏笑

啧啧啧

想对当年的于老谦说些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感谢前任放手,桃儿接手后,谦儿变成了总攻,反受为攻的经历。

台上昆曲gang裂,台下该立规矩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 第四章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上升真人。

总是被吞,看饿狼扑食私我


夕阳西下,于谦把旁边空余的病床并过来,拼成了一张大床,躺在那人身边,那人头靠在哥哥的肩膀上。两个人吃过晚饭都赖在床上不想动了,享受着眼下的安逸。


这些年东奔西跑,虽然表面上风光无限,但是其中的百般滋味,也只有彼此知道。


“哥,您还记得咱俩是怎么好上的吗?”


“您说呢?”于谦的下巴顶在桃心儿上,嘴边挂着笑,两个人陷入同一个回忆:


时光倒回十年,也是二人合作十周年那年……


午后,郭德纲在宣纸上写出了“悠然自德,谦手十年”,小酒窝、桃花眼齐齐出现,对这八个字表示肯定。郭德纲没有经过于谦过目,直接和策划部对接,敲定十周年的主题:悠然自德,谦手十年。


于谦并不是不知道郭德纲的心思,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很奇怪,台上总是替自己起誓,台下也不让外来单位接触自己。自己媳妇儿都没这样管束过自己,刚开始并不理解,

直到他在郭德纲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幅幅的鲶鱼扇面,

直到他在微博上收到种种表达爱意的@于谦师哥,

直到十周年主题的宣传映入眼帘,

直到新闻发布会郭德纲牵住自己的手,

直到看回放时发现喝交杯酒的他那么的可爱,

直到看到他在后台肩膀疼到需要打一针封闭才能上台,自己才发现那时他多么希望后台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可以帮他按摩……

于谦渐渐觉得郭德纲对自己的这种软暴力竟然如此让人上瘾。


于谦知道郭德纲这个人的脸皮在台上厚似城墙,台下薄如蝉翼,心想自己怎么也是做哥哥的,台上任由你胡闹,再腻的哏我也能给你捧住了。台下既然你也不会和我挑明,那么我只能制造机会让你吐露心扉了,哥哥怎么也不能憋坏了弟弟呀!


“喂,德纲,你上次节目里说错过了喜欢的那把扇子我找到了,在家吗?在的话我给你送去?”


“师哥,节目里那么一说您就真的放心上了啊!感谢感谢,您现在在哪,我去找您吧!”


“跟我客气什么,这刚吃了晚饭,也是喝多了,我在马场,朋友们刚散,这样吧,咱们各走一半,约在哪里见吧?”


“嗯,成,您定地址吧。”


“后海见。”


于谦没有喝酒,只是想让郭德纲在自己面前放下戒备,纸扇虽得来不易,费尽心思,但最终目的纸扇只是他们开始关系的垫脚石,两个人不约而同戴着帽子口罩出现在后海,虽说不是流量明星,但后海的人流量,还是不得不防。


“哥!”虽然看不见郭德纲的酒窝,但是一双狐狸眼加上一声甜甜的“哥”就把于谦的魂勾了去,于谦心想: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进我心里的,而且走的这么深。今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确认关系,而且要郭德纲亲口告诉自己他喜欢自己,好明确以后的“上下”关系。


于谦没有表情:“走”


郭德纲老老实实的跟在他身后,左转右转,走进一个酒吧,郭德纲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左瞧右瞧很是新鲜,酒吧是一个清吧,有驻唱,不吵闹,客人们欢声笑语的分贝也都恰到好处,灯光昏暗,不凑近对方,根本看不到人的表情,两个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于谦示意酒保过来,点了一瓶洋酒。


“哥,您不是刚喝过?”


“嗯,还没和你喝。”


郭德纲摘下口罩,不好意思的说:“哥,我不会喝酒,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教你”于谦依然没有表情,说着把扇子递给他:“以后看上什么了,就直接和我说。你看上的,就是你的。”


郭德纲没有听出其中的含义,只顾着道谢,摆弄扇子。于谦无奈的看着他,哎……暗示不管用。


酒来了,于谦把酒倒好,递给他:“小口喝”


郭德纲刚要开口婉拒,却被于谦打断:“喝。”


郭德纲只好乖乖照做,抿了一口:“好烈!”


于谦:“人就像酒,不喝永远不知道他的味道。”郭德纲不知道于谦说的什么意思,只是乖乖的握着酒杯,滴酒不沾的他在两三口酒下肚后,有些恍惚,说:“哥,我好像有些醉了。”


于谦看着眼前人,不知道自己是心疼还是得意,说:“一会儿再醉。”站起来,拿起酒瓶,咕咚咕咚,一口气干了大半瓶,像是壮胆一样,走到郭德纲面前,弯下腰,双手压在郭德纲的肩膀上,看着他那双眸子,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微笑,转身走向驻唱那里,不知道和驻唱说了些什么,身后的吉他伴奏响起,于谦压低帽檐,拿起麦克风,单手插兜儿,冲着台下郭德纲的位置,唱起了《如果这都不算爱》,台上的人深情的唱着,满脑子都是那人穿着戏服画着戏妆的影子,怎么他妈就那么美!台下的人深深被歌声吸引,看着师哥穿着皮衣,牛仔裤,皮靴的样子,那烟嗓那细微的小动作,都牵动着他的心,脸不知何时开始泛红……


是否爱就得忍耐


不问该不该


都怪我没能耐转身走开


难道牺牲才精彩


伤痛才实在


要为你流下泪来


才证明是爱


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有什么好悲哀


谢谢你的慷慨


是我自己活该


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有什么好悲哀


你只要被期待


不要真正去爱


还要怎样的表白才不算独白


都怪我没能耐 转身走开


难道牺牲才精彩


伤痛才实在


要为你流下泪来才证明是爱


你的感情太易割爱


把未来转眼就删改


我的心却为你空白了一块


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有什么好悲哀


谢谢你的慷慨


是我自己活该


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有什么好悲哀


你要的是崇拜


并不是谁的爱

一曲唱毕,于谦点了颗烟,变抽边朝郭德纲走来,可能这个中年大叔实在太有魅力,引来周围不少姑娘的注视,甚至有个姑娘跑过来拦住于谦,直接把手机递给他要联系方式,于谦拿着姑娘的手机,看了看郭德纲,看不清表情,但知道他肯定吃醋了,将计就计,说笑了一番,姑娘还笑着朝郭德纲打了打招呼,于谦输入号码,姑娘乐开了花,蹦蹦跳跳的回去了。


“怎么着,醉了吗?醉了咱们走。”于谦俯在他的耳边说。


“没,哥,唱的真好听!”于谦看出来他还在为刚刚姑娘要号码的小插曲不安,拉着他的胳膊走出了酒吧。


于谦早已经叫司机在路边等候,两人上了后排座位,郭德纲头靠着玻璃,眼睛看着窗外出神,于谦用余光扫着他的一举一动:“真醉了?”


“师哥,我不会喝酒您又不是不知道。”


显然是在埋怨了,不过这时不能惯着,说“那送你回家吧。”


郭德纲气不打一出来,但又没理由生气,就没再出声,此时,手机突然响起来,郭德纲掏出手机,一个陌生号码:“喂。”


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叔,刚刚要您手机号是因为您实在太帅了!不过既然您刚和我说您有爱人了,就是那个叔叔,我就和我的小姐妹们一起祝福你们吧~有空带叔叔和我们一起出来玩呀!”


郭德纲:“……”


挂断电话,看着于谦:“怎么把我手机号给人家了?人家以为我是您呢,还说……”


于谦挑了一下眉毛:“还说什么?”


“说……我是您爱人。”郭德纲含糊的说着这句话


于谦感觉快达目的了,装作听不清的样子,凑近他:“什么?没听清”


郭德纲突然严肃了起来,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逐字逐句的说:“我是您爱人。”


于谦继续延续这场拉锯战:“哦?是吗?”


郭德纲可能真的喝醉了,没有看出于谦是故意的,借着酒劲儿:“是。”


“你说是就是。”于谦摸着额头一脸满足的靠在座位上,全然不理会郭德纲在如何盯着他。


“师哥,您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是您的爱人呢?”郭德纲语气中透着自卑,但这反问句又似乎期待着什么回应。


“德纲,我说了,以后看上什么,和我说,你看上的就是你的。难道你没看上我?”于谦盯着窗外,深夜的玻璃上能看到郭德纲正低头挫着小手。于谦看出来了,这小子也就台上敢肆无忌惮了,转过身,一手把他揽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胸前,表面上佯装冷静,郭德纲听着师哥的心跳声,满脸的骄傲,说:“师哥,您这算和我表白了吗?”


于谦匪夷所思,闹半天这小狐狸崽子还是把自己的计划打乱了,怎么就我和他表白了?不愧是说书先生,脑袋瓜不容小觑。


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扭头悄悄做了一个动作,再转身抽出肩膀,把舌头精准的探进郭的口中,郭德纲眼睛都直了,感觉到舌头前有个尖锐的东西,用力推开于谦,从嘴里拿出一枚戒指,于谦一脸坏笑,不紧不慢的接过戒指,套在郭德纲的无名指上,饱含深情的说:“戒指和吻的出场顺序可能不对,但也算面面俱到了,从今儿起,除了床上,戒指不许摘下来。”


于谦拿起郭德纲带着戒指的手,吻了一下,冲司机说:“去马场。”


不知是不是两人回忆的进度条一样,躺在病床上的他们同时幸福的笑了起来,于谦拍拍郭德纲的背,,,看饿狼私

于谦:

不知道怎么表达爱

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爱你